恒都动态恒都法研

【恒都法研】国家机关“安慰函”法律后果何去何从?

商业诉讼事业部 合同与担保专业组 井静娟 2018-03-14


背景介绍


“安慰函”并非专业的法律术语,通常是指国家机关或者企业控股母公司的一种许诺,内容包括敦促债务人还款、协调债务人积极履行义务、协助解决债务问题、努力不让债权人遭受损失等。债权人通常在债务人不履行义务时主张“安慰函”的出具方承担保证责任,而出具方主张自己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从而引发纠纷。实践中,国家机关出具的“安慰函”的法律后果到底如何呢?

 

一、国家机关出具“安慰函”后无须承担保证责任是因其主体特殊么?


笔者以“安慰函”和“担保”作为关键词,在无讼案例中查询到诸多案件,其中牵涉到国家机关的裁判结果简要列举如下:


法院案号

审理法院

裁判结果

(2004)民四终字

第5号

最高人民法院

支持佛山市政府主张的其《承诺函》为一种“安慰函”,不构成保证、不应承担法律责任的上诉主张。

(2011)民申字

第1412号

最高人民法院

支持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主张的其《承诺函》为一种“安慰函”,不构成保证担保的主张。

(2011)浙商终字第48号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支持东阳市政府主张的其《安慰函》不构成保证,其不应承担法律责任的上诉请求。

成为(2009)粤高法民四终字第338号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支持台州市人民政府主张的其《承诺函》为一种“安慰函”,不构成保证担保的主张。


一些媒体针对此现象,直接以大标题“地方政府承诺函只是安慰函”[i]进行报道,这种类型的报道给大家的感觉是“安慰函”的出具主体由于是国家机关,所以才不承担保证责任,国家机关享受“特殊待遇”。事实情况果真如此么?是主体身份的特殊性导致承诺函成为一种“安慰函”么?答案是:NO!!!


回归到前述表格中的案例,法院在裁判文书中支持国家机关的承诺函构成“安慰函”,不承担保证责任的原因是:《承诺函》中的内容为国家机关承诺督促借款人切实履行还款责任,按时归还贷款本息;如果借款人出现逾期或拖欠贷款本息的情况,将“负责解决”或“予以安排”,不让贷款人在经济上蒙受损失等。通篇表达的含义都是承担一种监督或者督促的责任。《担保法》第六条规定:“本法所称担保,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上述国家机关的《承诺函》中并无承担保证责任或者代为还款的意思表示,所以该承诺并不能构成保证担保。


【小结】


国家机关的承诺是否构成“安慰函”,是否承担保证责任,需根据该《承诺函》的具体内容而定,与承诺主体身份无关。如果函件内容并无任何承担保证责任的意思表示,则相应国家机关只承担道义上的支持义务,并不承担接收函件方所主张的保证担保义务,司法机关很难要求其承担实质上的法律责任。

 

二、此处“安慰函”有其特殊性!


如前文所述,若国家机关的《承诺函》内容仅表明自己监督或督促债务人履行相应义务,只构成一种“安慰函”,则其只承担道义上的责任,不承担保证责任。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国家机关的《承诺函》中明确提到自己的义务,且是可实际履行的,又会产生什么法律后果呢?


【案例】[ii]


某管委会(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隶属于当地镇政府)向债权人出具一份《承诺函》,内容为:“……若债务人的上述借款不能按期归还给贵公司,我管委会承诺在上述借款逾期之日起30日内以不低于3000万元的价格回购该土地及房产,以回购价款直接支付给贵公司,否则,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特此承诺(此承诺长期有效)。”后来借款到期后,债务人未能依约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债权人主张管委会和镇政府承担连带给付责任,镇政府主张管委会出具的《承诺函》仅为一种安慰函,并无明确的承担保证责任或代为还款的意思表示,不能认定为担保函,不应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法院裁判要点:


1.管委会出具的《承诺函》虽没有担保函或保证函的名称,但是其内容中具有代债务人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符合保证的法律构成要件,应视为保证担保。管委会是镇政府设立的不具有独立法人人格的组织,其民事责任由镇政府承担;


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及第七条的规定,在涉案借款保证担保法律关系中,作为主合同的借款合同应为合法有效合同,作为从合同的担保合同因违反上述法律规定应为无效合同,债权人与保证人管委会对保证合同无效均具有过错,故镇政府作为陶辛管委会的设立机关,应承担债权人对涉案债务不能清偿部分二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小结】


如果国家机关在《承诺函》中明确表示代债务人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该《承诺函》则非一般意义上的“安慰函”,而是担保合同;但是,相关法律禁止国家机关提供担保,该担保合同无效,国家机关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总结


1、“安慰函”并不当然是保证合同,其性质由函件内容而定;


2、“安慰函”的内容若不符合保证责任担保的相关要件,则出具人只承担道义上的支持义务,而并不承担接收函件方所主张的保证担保义务;


3、在“安慰函”出具人明确代债务人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安慰函也可以构成保证合同。


总之一句话,“安慰函”到底是什么,实质大于形式,扒开表面看内容。遇到此类函件务必擦亮眼睛,究其本质,方能解后顾之忧!



[i] http://www.p5w.net/money/xtzx/201503/t20150303_965023.htm

[ii](2015)民申字第1276号及(2014)皖民二终字第00280号《民事判决书》


编辑:曹莉萍

©2016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所有   京ICP备13000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