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都动态恒都法研

【恒都法研】保理合同纠纷中的几个担保法问题

商业诉讼法律中心 国际贸易与仲裁专业组 林涛 2018-07-11


在近几年的司法实践中保理纠纷在数量上持续增长,其中存在大量的法律问题有待解决。从本质上讲,保理即保付代理的简称,它最初是国际贸易中的一种融资结算方式,是商业银行或商业保理公司基于货物买卖或服务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给予应收账款债权人融资,该债权人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商的一种制度。


由上述概念可知,保理业务一般存在如下合同,即应收账款债权人与保理商之间的保理合同、保理商与担保人的担保合同及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应收账款债务人之间的基础合同,一般是货物买卖或服务合同。目前我们遇到的保理法律纠纷主要集中在上述保理合同中,本文主要探讨在保理合同中存在的一些担保法问题。


首先,在保理合同中保理商为了确保自己债权的实现都会要求某担保人向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在一个保理纠纷中,应收账款的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基础合同被证明是伪造的或者是虚假的,担保人提出其针对保理合同的连带保证责任的免除或部分免除的抗辩我们应当如何处理。按照一般担保法理论,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亦无效。在保理纠纷中我们首先应该明确哪个合同是担保合同的主合同,答案很简单是保理合同而不是基础合同,因此有些处理此类纠纷的法院倾向于因为作为主合同的保理合同未被认定为无效或者被撤销,所以即使基础合同的效力有了问题但并不必然导致担保合同的无效。而且在这类纠纷中还有一种情况,即保理商在担保合同中明确约定,担保人针对保理债权提供的是无条件及不可撤销的担保,这一条款实际突破了担保法第五条确立的从属性担保制度,实际确立的是一种独立担保制度。


对此问题笔者曾经在《正确理解担保法第五条》一文中有所阐述,担保法第五条规定的“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实际是对效力上独立于主合同的独立担保给予了肯定,所以如果某些基于保理合同而产生的担保合同中约定了类似条款,那么法院将更会有理由认定担保合同依然有效,尽管担保人抗辩称基础合同无效,从而导致应收账款的虚假。当然由于最高人民法院并未就保理合同纠纷制定司法解释,所以上述问题纯属探讨性质,只是近几年来各地人民法院就类似问题的一种裁判思路而已。


我们在保理纠纷中探讨的第二个担保法问题是:如果应收账款的债务人作为保证人与保理商签订了担保合同,同时又与应收账款的债权人和保理商三方签订了应收账款转让协议,并在其中承诺当条件发生时将向保理商履行应收账款清偿义务,保理商如何主张其权利。在这种案件中,保理商实际上享有了处分其请求权的选择权,一般情况下保理商会选择依据担保合同要求应收账款债务人也即担保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如果保理商在具有多项请求权的前提下是可以择一主张请求权的,这也是保理商行使某种处分权的行为,法院应予以尊重。


总而言之,由于近年来保理业务的持续增长使得保理合同纠纷频繁发生,在我国目前并未形成一套全国统一的保理纠纷法律法规体系之前,相关保理纠纷的裁判尺度也不会统一,这都是我们在处理保理纠纷时遇到的难题,我们也只能尽量从现有法律法规和大量的裁判实例中梳理出一些可供参考的裁判规则以期对具体的个案纠纷的解决有所帮助。


编辑:曹莉萍

©2016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所有   京ICP备13000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