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都动态 恒都法研

【恒都法研】如何区分普通仓储合同与港口货物仓储合同

恒都商业诉讼法律中心 合同与担保专业组 牟法远 2018-10-09

区分一份仓储合同是普通仓储合同还是港口货物仓储合同,其标准和依据并不是看仓储地点是否在港区内,而应看该仓储行为是否属于港口作业的组成部分,是否是货物港口作业的作业环节。如果是,则应认定为港口货物仓储合同,如果不是,则应认定为普通仓储合同。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因港口作业中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由港口所在地人民法院专属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规定》(以下称“受理范围规定”)第32项又进一步明确了港口货物堆存、保管、仓储合同纠纷属于海商合同纠纷,归海事法院管辖。此项规定是对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二)项的具体细化,而非是对民事诉讼法的突破。在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二)项的统摄之下来理解此项规定,可知此项规定中所述“港口货物堆存、保管、仓储”必然不能超出“港口作业”之范畴。


《港口货物作业规则》第三条第(一)项规定:港口货物作业合同是指港口经营人在港口对水路运输货物进行装卸、驳运、储存、装拆集装箱等作业,作业委托人支付作业费用的合同。


虽然该规则目前已被废止,但在并无替代法规出台的情况下,该规则对于我们理解港口货物作业的内涵仍有指导意义。根据该规则可知,港口作业过程实际包括装卸、储存、驳运等诸多环节,每一票货物的港口作业可能包括这些环节中的一个或者多个。在把握港口货物仓储合同关系时,应将其置于整个港口货物作业全过程中去考量。港口货物仓储合同是依附于港口货物作业合同项下的仓储合同,其前端承接水路货物的运输、卸货,后端连接货物的交付或转运,是整个港口作业过程的一个环节,与其他诸环节紧密联系,形成前后相连的链条。


依据上文的分析,我们可从两个角度来区分两种仓储合同:


(一)从合同目的或合同的作用角度来看,普通仓储合同的签订目的、作用是储存货物,是独立于港口货物作业之外的;而港口货物仓储合同虽然名为仓储,但其实其目的并不在于储存货物,而在于交付收货人。港口货物仓储不过是在货物到港后、交付收货人前的短暂过渡,港口货物仓储合同的当事各方签订仓储合同的目的不是储存货物,而是临时性的中转堆存,完成货物交付。换句话说,普通仓储合同中,货物入库为安,合同目的即实现;而港口货物仓储合同中,货物虽然也许形式上存放于仓库中,但实际上货物并未入库为安,而是临时存放于港口,等待交付收货人。


(二)从合同的主体角度来看,普通仓储合同主体是货物所有权人与仓储方,仓储方按照货物所有权人的要求储存货物,按照货物所有权人的指示出货;而港口货物仓储合同的主体是港口经营人与货物所有权人、收货人,港口经营人按照货物所有权人的指示将到港货物交与收货人。


这里就涉及到“港口经营”的概念。根据《港口经营管理规定》,港口经营,是指港口经营人在港口区域内为船舶、旅客和货物提供港口设施或者服务的活动,其中包括货物仓储。《港口经营管理规定》第六条规定:从事港口经营,应当申请取得港口经营许可。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只有取得港口经营许可证,才具备港口经营人资格,才有权在港口区域内从事包括货物仓储活动在内的港口作业,才能成为港口货物仓储合同中的合同当事人。


因此,在一个仓储合同关系中,即使仓储方仓库位于港区内,亦不可就此机械认定该合同为港口货物仓储合同,而应从上述两方面进行评估。如果仓储方无港口经营许可证,那么,其根本不具有从事港口货物作业的资质,不能成为港口货物仓储合同的当事人,其所签订的仓储合同自然也只能是普通仓储合同,而不可能是港口货物仓储合同。


编辑:曹莉萍